经济全球化政治阻力卷土重来

第一财经日报 来源:互联网 发表于 2016/09/12 08:47:04
  • 艺术
  • 银行
  • 评论

      [经济模型可能会显示,虽然移民、竞争、自由贸易产生的影响有好有坏,但随着时间推移净影响是好的。但是“净影响”对于那部分受到负面影响的人来说并不那么让人欣慰]

      [一种与技术官僚的理性主义范式格格不入的强烈的反政府情绪文化元素正在肆起。移民是其中一个因素,在国外出生英国长大的人数由1993年英国加入欧盟时的230万上升至2014年的820万。]

      时至今日,政治与经济在经历了数十年分离后,两者再次成为不可分割的一体。越来越多的选民不再信奉经济学家们建立起来且维持了许久的共识——繁荣来自于自由市场和贸易。促增长政策如果无法得到政治支持将破坏经济增长前景。数十年来,政治之于经济,都不过是串场节目,然而现在情形已不再如此,弱政治将导致弱经济。

      英国退欧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整个英国政府上上下下都支持英国留在欧盟内部,经济论证极具说服力。对于退欧,英格兰银行大幅下调了2017年增长预测,从2.3%降至0.8%,而这样的数据还被认为是乐观估计。

      但英国选民显然无视了这看上去已经非常明显的经济事实,集体咋舌。即使专家公开呼吁、财政部白皮书以及英格兰银行行长声明列举再多数据,都没有改变他们的想法。

      20世纪90年代初,在日本日产公司成为英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投资方后不久,我曾参观拜访了日产公司。与该公司在英国退欧后的表态一致,他们认为成为进入欧盟市场的通道始终是英国最重要的吸引力之一。日产甚至曾致信员工阐明留在欧盟的意义,所以在看到绝大多数票投给了退欧后,才猛然惊醒。

      桑德兰地区以及英国民众投出的那一票将有损英国的长远经济利益。这一点我们中的大部分人都看得很清楚,在此我所说的“我们”指的是智囊团和政府部门上层中产阶级专业人士。然而,不满政府,或是说反对精英阶层的那拨人却并没能意识和理解到。

      问题是“经济”对普通人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修订GDP增长预期已提不起他们的兴趣。经济模型可能会显示,虽然移民、竞争、自由贸易产生的影响有好有坏,但随着时间推移净影响是好的。但是“净影响”对于那部分受到负面影响的人来说并不那么让人欣慰,他们包括将工作转移到墨西哥的空调厂工人,或者看到东欧人在伦敦替代了服务业岗位上技术不娴熟的当地人。“一段时间”对于那些觉得生活标准十年来没有显著提高的人来说也不具有吸引力。这些人对于经济整体未来收益并不感兴趣,他们希望的是自己当下就能获得更多钱。

      一种与技术官僚的理性主义范式格格不入的强烈的反政府情绪文化元素正在肆起。移民是其中一个因素,在国外出生英国长大的人数由1993年英国加入欧盟时的230万上升至2014年的820万。许多人都喜欢居住在高度流动、多元、朝气有活力的社会,但也有许多人并不如此认为,英国退欧公投结果反映了英国人对这一问题的看法。对于国际化的留欧支持者来说,留欧也就意味着成为欧洲人。而对于退欧派而言,恰恰相反。

      一般认为,就纯经济角度来看,伦敦失去作为金融中心的卓越地位着实是个坏消息。但英国人对布鲁塞尔官僚的厌恶超过危机后对银行的厌恶,无论经济模型得出的结论如何,普通民众并不因为一些损失而感到难过。

      这是对整体政治的挑战,而不是简单的左派、右派某一方所面临的问题。民粹主义造就了特朗普和桑德斯,英国退欧对自保罗瑞安到希拉里.克林顿几十年来秉承的政治共识提出挑战。事实上弗朗西斯.福山在上世纪80年代末曾发表“历史终结论”,(译者注:福山认为“自由民主可能象征人类社会文化演进的重点与人类统治最后形态”)。似乎西方中间派的自由民主、自由市场、自由贸易共识将成为全球共识。左翼政府,特别是美国的民主党和英国的工党,选择市场经济推动发展。政治转移到个人身份、社会政策改革以及多边主义问题上。经济演变为数学科学而不再是政治艺术。政客们依旧会争论经济学,但只是在大共识下较小的空间里。冷战结束,经济似乎卸下了思想包袱,随之也摆脱了政治重要性。

      但现在,经济学再次被深度政治化,反之亦然。但政治家在经济领域的劝说功力已在近数十年里逐渐退化,很多社会而非经济问题被扯上政治。

      与此同时,经济已变得更具技术性。种族平等、同性婚姻、性别平等等一系列问题都被倾注了很多关注,动用了很强的演说技巧。而枯燥的生产率、增长和劳动力市场问题则通常得交由财政部长、经济委员会成员和银行官员来解决。

      坦率地说,那些经济专家在与人建立情感联系时往往不怎么在行。这很好理解,毕竟经济学完全是对净社会福利的理性计算、对模型结果的仔细评估以及关键指标发展趋势的严格审查。

      但人们已经听不进理性的声音了。对于那些不满政治金融体制的人,以及自衰退以来依旧感到经济拮据的人呼吁经济理论是行不通的。事实上,很可能还会适得其反,有足够多的专家告诉他们对他们来说什么是好的,但问题不在于专家说了什么,而是根本没有人在听。

      政策依旧重要。而现在,从美国大选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表现来看,并不会让人感觉会有什么改变。更重要的是,让选民认同政府对经济事务的决定已经不能靠理智去说服,而需通过赢得民心来达成。这并不是说不需要改革,很少有人认为经济增长带来的收益已经被充分公平地共享,但改革是一回事,保持政策不变是另一回事。

      放眼望去,种种迹象并不乐观。共和党被特朗普搞得神经衰弱,正忙于向选民传达除了特朗普的傲慢和排外的民粹主义之外其他为选民所喜爱的东西。英国工党已分崩离析,保守党也在很努力地维持团结,并思考如何处理好退欧程序这一特殊任务,法国的政治发展同样也让人开心不起来。

      各主要西方经济中心政治阶层的核心任务就是使外向的、以市场为基础的、奠定了几十年来繁荣景象的经济政策得到持续支持,我们的政治家能否胜任这项工作?拭目以待。

    欲知更多股市机会,速速关注微信号:股市机会情报(thsjihui)

    0 0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5北京飞途百纳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45703号 客服电话:4000 960 960(个人) 业务QQ:951888668 | RSS订阅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